戏说婚外情?男人篇

类别:人生感悟 | 发布时间:2019-11-19 | 人气值:599
  家庭对于男人来说,是一件很贴身很舒适的背心。当然,仅有背心远远不够,得配上衬衣、领带、外套,甚至更多。好比一个空瘪的口袋,需寻些物什装进去,看起来像样些。人不论贵贱,东西却分优劣,为着人前的风光,必然努力拾掇自己。当男人身上的穿戴齐全,依然犯愁,是否还要配上称手的包包,手上不能光溜溜,便盘算着买一只表。为彰显儒雅,一副秀郎架必不可少。出入有尘灰,人杂有异味,很自然又想到古龙水……人性的贪婪加快了时代的进程,促使人们不断奋斗、追索的同时,也让人的欲望歇不下来,无止境地叠加。

  很多在婚外情里淌过的男人,其实内心里很看重家庭的完整性。他们乐意陪孩子玩耍,为孩子的学业操心,爱重自己的老婆,家里一应事物尽系于心。他们绝对是众人眼里的好男人,符合世人对丈夫和父亲的衡量标准。唯一的缺憾,某些时候会走神,腿一偏便上错了床。

  有个成语叫“拈花惹草”,喻到处留情,泛指男女间的挑逗引诱,后来多用以形容男人的风流花心。你想,男人爱花护草,注重环保,给花草施肥浇水,多好的园丁,有什么理由去指责。鲜亮的花儿,青翠的小草,一簇簇丰姿盈人,甚是惹人喜爱。家里那棵老树,哪来这般娇丽水灵。

  想起家里那棵老树不免叹气。砍了吧,心里不落忍。想那时,她也是一嫩气小枝桠,被你煞费心思地移植过来。风起时,以自己葳蕤的枝叶,为你舞尽一世繁华。雨落时,铺开绿荫浓翠,给你撑起一片干爽的天。还为你散叶添枝,给你的生命注入一股新绿,如今仍发挥余热替你蔽风遮雨。你说砍就砍啊!随着年轮的增加,树身越发粗壮,树皮渐渐粗糙,不复当年那个修身长腿、水润灵秀的女子,你可是厌恶了?或被沾惹着露珠的花花草草所魅惑,畅想着去攫取风中飘飞的一缕缕沁骨的媚香。

  其实,砍树非你本意,你何尝不想与她坐在树下喁喁情话。这些年,偶有的月光泻影,也被她繁茂的枝叶搅成一地的碎。你心里有些恼恨,怨她不识风月。每望着她,你不由问自己:当年那个爱跟你说俏皮话、要你背着抱着的小女人哪去了,那一双白嫩的小手如何不再滑润,那一张光洁的脸上怎么如地图般有了经纬线。原本一个红润明丽的人儿,突然变得干巴,像一个放了许久的锅盔,哪里还能入口。女人不是水做的吗?是的,你想不明白。也可能,你再清楚不过,却不愿面对那张沟壑横陈的脸。

  骋目望去,不乏有色心少色胆的男人。眼里瞟着,心里揣着,眼眶快渗血了,仍不敢迈出一步。此类男人光说不练,老放空炮,胆子小,经不住母老虎一声吼。他们跟大多数想出墙又无法破墙而出的女人无异,爱幻想,难以付诸行动,停留于意淫阶段,属精神出轨。他们以自己的审美趋尚捏出一个出轨对象,于刺激又险象环生的梦境里,颠鸾倒凤。在虚无的世界里,过一把瘾。他们的行为与意念形成极大反差,多少有点病态。

  还有的男人,憧憬一段旖旎风光,企盼一次艳遇,有妄念,包里却无银子。望着心仪的美女,腿颤颤的,嘴里留着哈喇子,迟迟不敢搭讪。囊中羞涩是很多男人却步婚外情的原因。男人一旦成家,便成为家里的砥柱,老婆孩子的费用一大堆,紧攥着一把零散钞票,唯有色迷迷眼巴巴地望着隔墙的花儿兴叹。这年月,谁有闲情与你干坐对望、讲经论道。婚外情是雅致的餐厅里吃出来的,是醇厚浓香的红酒里品出来的,更是商场里逛出来的。

  男人爱潇洒,女人爱漂亮,很多女人往往误解潇洒一词,认为出手阔绰便是潇洒。不然,这个词涵盖面大,包含着帅气、风度、个人素养与学识。除去以上两种,色心色胆兼具的男人,加上一点点潇洒,总能寻到女人下手。他们面容俊朗,情趣风流,谈吐不俗,出手大方,先以表象去吸引女人,但凡看上,管你是哪家的小媳妇或黄花闺女,一律通吃。似乎牙口一张,便辉映出一圈金光,将一众女人罩住。

  这类男人出轨有瘾,甚少投资感情。他们有一个共性,将自己看作是能征服一切雌性的种公,他们的终极目标会落实到女人的身体上。品尝之后,或盘桓,或离去,或偶尔约个炮。上了床是情人,下地即成路人。这种男人貌似温情如许,偏最无情寡绝。他们永不知疲倦地追寻,自然体会不到真情的可贵。目前市面上此类男人扎堆,大有泛滥之势,女士们当心!

  男人搞婚外情,多为寻求漂亮的女子,这种扭曲的对美的饥渴,导致男人身心失重,错置的情感停留于尺方的床榻。一旦欲望得到满足,又觉后悔,会说“关了灯,女人都一样。”他们看重女人的曲线和某些零部件,根本没想过人生还有心灵的契合、灵魂的维度。他们不会沉湎于情人的怀抱,只阶段性地想念情人。忘了在哪看到一句话,“男人是狗,偶尔他会出去撒几泡尿,不必大惊小怪,反正他会回家的,因为狗狗都是忠诚的。”聪明的男人和女人当深谙此理,妖不解释。

  话说,换生不如守熟。两个人从相识、相知、相恋到相守,极其漫长而艰辛,真要离了旧爱觅新欢,绝非大多数男人的本意。打个野,尝尝鲜,松松筋骨,给自己的身体补充适当的微量元素,提振一下萎顿的精神,让疲累的身心在情人的驿站里得以短暂休憩。之后,怀揣一颗歉疚之心回归家庭,看着老婆孩子在眼跟前转悠,心尖一热,眸间晶莹幽闪。遂下定决心与外面的女人断了往来,虔诚地守护这个家。只是,倏然划过的念头在一觉醒来后,又在情人涂满蜜糖的身体里遁迹。对情人玩味的兴致,引发体内热力膨胀,搅扰、冲击着男人的身体。

  男人因冲动上床,女人上了床会冲动,甚至主动。身体构造的不同,男人的冲动和占有欲较之女人更强烈,对于女人的诱惑和暗示一般会顺水推舟,事毕不觉得哪里不妥。这种猎艳的心态将他们推入深的渊底,即使永不见天日,他们也在心底嘲笑那些趴于井沿边观望的人。婚姻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昏昏然的阴雨天,他们把婚外情看作那个亮晃晃的太阳,觉着阳光浴对身体的益处多多,迫不及待地褪去衣衫暴晒于毒辣的日头下。因忘记涂抹防晒霜,好端端一张皮囊爆裂开来,外焦里枯。

  昔日的采花大盗摇身变为翩翩佳公子,曾经的荡妇淫娃也被冠以风情万种,人心的改变和观念的移转,颠覆、摧毁着一切。有钱的男人遭遇婚外情少有忌讳,带着情人四处拉风,仿佛情人是酒桌上的一盘美味,大家吃着、品着、笑着,于推杯换盏间,将那女人的衣衫层层剥去,赤裸裸现于人前。他们甚少顾及情人的感受,那些女人也甘愿躺在金钱铺就的床榻上,脸上陪着笑,眼睛死盯男人的钱包。这类男人通常以钱的厚度决定情感的深度,有肤浅粗鄙的暴发户,也有豪情张扬的商人。

  当资本积累到一定的高度,钱成为一种符号,标示着一个人的身份,但还远不足以彰显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身份只表明一个人的职业,社会地位能拔高一个人的身份。很多男人不明此理,以为钱多、身边美女环绕,便上了一个台阶,这成为很多以钱买情的男人之悲哀。想起一句歌词“多么痛的领悟!”

  一段情事了,他们总得赔上可观的银子,若屁股没擦干净,被大房知晓,小三的下场掰着脚趾头都能想出。男人更被要求立马走人,且净身出户。不干?那时候不是你说了算。老婆会联合娘家人来给你开批斗会,将你和小三押赴刑场,为你们举行一场隆重的刑场上的“婚礼”。正所谓,执子之手,方知子丑,你不走,我走!明天早上八点民政局见,不见不散,办了就散!

  诚然,选择沉默的女人不少,静观事态的发展,只要不殃及家庭,多会隐忍,继续做那个贤良温淑的大房。一颗潮湿的心,置放于麻木的情态里,默默地期盼孩子长大,幽幽地等待男人倦后回巢。恐无女人敢保证,男人徜徉花海不沾惹一丁点媚香。女人的宽容,是一种默认,不仅将自己送入冷宫,也纵放了男人。鸟儿倦了回到自己的巢里,男人困了会另寻他地栖息。女人固执而骄傲地坚守的城堡,坍塌只是时间问题。破碎的砖瓦难以重砌,即便原地再建,也是旧物,颇见沧桑。男人需要调教,容忍男人出轨,是对婚姻的亵渎!

  游走于婚外情里的男人,庆幸自己钓到美人鱼的同时,又因胃容积有限,没法整个吞下。时间一长,深知美人鱼不好伺候,吃喝拉撒哪样不说票子,心里顾虑顿起,萌生退意。女人呢,很容易被自以为是的爱情冲昏头脑,常对情人说“我们在一起好不好”,男人虽想离开,心里仍一阵窃喜,“这个女人还真爱我”。此后,男人采取迂回战术,避其锋芒,以殷勤问候为主,说东扯西为辅。女人看出端倪,他口中的那个家,已然成为她心里抹不去的痛。从此不再直切主题,在刻意营造的所谓浪漫氛围里,谈一场虚妄的恋爱。

  当激情难抑时,男人会流着浑浊的“鳄鱼泪”对女人告白:自我来到这个世界,最爱的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你。男人会诉说自己婚姻的不幸,为了孩子在苦苦支撑,是你予他重生的希望。可叹!人生如戏,全凭演技。婚外情里的男人,不会幼稚到与情人生死相依,也不尽然对情人没情分。偶尔买点便宜的小礼物送你,深情地问你喜不喜欢,这是男人惯用的伎俩,却也屡试不爽。

  在男人眼里,老婆和情人有区别。男人待老婆温和有加、恭谦有礼,在情人面前狂野豪放,尽情地观赏、揉捏那个诱惑他的身体,恣肆地将体内的另一个“我”舒放。情?这年月大家都这么忙,谁有闲情逸兴与你叙情聊爱。心?没有情的滋养,已不再鲜活,还能在床上蹦跶几下就不错了。

  有时候在家想起情人,男人会忽略了等待他宽衣解带的老婆。这份心不在焉恰合他们心意。在稳定的婚姻生活中,找回年少的青涩懵懂与遭遇激情时毫无理性的冲动,他们很满意这种生活状态。他们描摹的天空不是简单的蓝与白,是那轮七色霓虹。当他和老婆生出龃龉,也有娶你的念头。很遗憾,一旦离开你的床榻,他又理智地回绝自己不太坚强的突发奇想。婚外情里的谎言无处不在,每一次你们约会,他会煽情地对你柔声低语:你不在的日子,我难以入眠,无数次念叨你的名字,你让我心痛得差一点抽筋死去。

  不错,你是风儿我是沙,哪怕不能与你缠绵到天涯,也要吹得你娃找不到家。某天,女人的脑袋被风吹痛,红颜大怒,绝尘而去。怎奈男人脸皮厚,几句软言蜜语又哄得女人嫣然巧笑。从此,男人怕女人再提离婚二字,害上惊悸症。女人呢,时时头风发作,得了狂想症,总盼着男人离婚。两个只能于暗夜里耳鬓厮磨、为寻短暂欢愉的人,出去开房小心慎微、缩头探脑,最怕碰见熟人。想想也无趣得很!真正的爱情,不是暗夜里褪去的那一堆衣衫和床上的急喘。两个“病人”在一起,爱不能尽兴,恨不够彻底,渐渐地,远了。慢慢地,散了。

  在这个躁气的时代,徘徊于婚外情的人们,寻觅激情而少谈婚姻。红杏出墙,为着那番春意,并非想拥有整个春天。男人出轨,只为踏青赏花,眼里多一处新鲜,换个心境。如今,什么都注水,何况这遍地皆拾、不专注、不纯净的婚外情。扔一颗石子,湖面泛起涟漪,但请谨记,会扔石子的不只你一个。今天你漾起涟漪,明天他那潭死水荡起微澜,无疑是恶性循环。

  婚姻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块红盖头绝非一方轻飘的布,是你的归宿、责任与忠诚!婚外情这三个轻佻的字眼,会砸得你头破脑晕,需相当的承受力。婚外情于大多数家庭来说,是一场意外。如何处理好这场意外,确实考验人。意志薄弱的,会将一次意外变成终生遗憾或劫难。婚外情偏离了人生既定的轨道,行之不畅快,因其色泽晦暗,心头不豁亮。不安与躲闪成为婚外情的主旋律,偷来的欢愉之情,很快挂掉。出家,六根不净地去,历经洗练,换来心的静默。出墙与出轨的结局也或是一盏孤灯伴余生,慎重!

  都说,女人如花。瞧,三月里的桃花,粉脸脂香,媚态娇姿。五月里的石榴花,开成一片火烧云,红艳无绝。六月的茉莉,清雅怡人,宁心定神。十月里的菊花,鬓云散乱,慵卧椅榻……那边谢了,这方开,莫非,男人们都要摘下来赏玩?待秋叶落尽,是否,还记得枝头上属于你的那朵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