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朵玫瑰花无为的人间情惑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9-08-18 | 人气值:599
好象很久了,对我来说它一直是一个有底的迷。
 
我不想隐瞒它,我也不想放纵它。
 
它,我的困惑,在人生道路上的迷惘。
 
说迷惘,其实就想一块巨大的绊脚石。
 
并且还压在头顶上,屈服着我的灵魂。
 
时而我要把它挪开,燃放出灿烂的生命之花。
 
但我始终无法制服它,它占领了我生命的大部分。
 
至少现在是这样。
 
曾经有多少文字把它搬抚,
 
只是出于一时的欢悦,之后埋没,忘却。
 
无为的人间情惑,让多少人为痴、为愚。
 
想到这里,其实又一次揭开了谜底。
 
真希望不会有一根缆绳把我缠绕。 在外人看来,阿秋是将“游手好闲”放在第一位的,从来没有认真坐下来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能干的家伙。在他眼里,时间什么都可以夺取,包括生命、记忆、欢乐与伤痛,唯独自己父亲口袋中的钱是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少一分。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至少阿秋是这么认为的。
 
美好的事情总是停留在梦里,十六岁的阿秋将迎来自己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周围的人都偷偷嘲笑他是一个“寄生虫”,他也痛恨从别人嘴巴里喷出这种生物来形容自己。可是,物质极大丰富的环境总能养肥一群“寄生虫”。阿秋有时候也会使用脑子思考一些除了玩耍之外的事情,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可是随即又不想失去这样的生活。他那个精明能干的父亲最终离开了他,在阿秋十六岁零一个月的秋天。车祸。
 
一旦一个人习惯了奢靡的生活,那么这个人一定不会懂得为什么“节俭”总是被别人拿出来炒作为美德。大手大脚地生活了两年,阿秋终于挤到了成年人的行列中。大家都知道生活中这类人一定不会把学校里那一套放在心上,阿秋也不列外,早早地辍学而变得更加游手好闲。眼看着口袋中的钱财一天天变少,阿秋竟然也开始着急了。
 
阿秋的母亲爱他如命,哪怕是去要饭也要让他生活的更好一点。有时候阿秋对自己母亲又爱又恨,爱是因为她是自己的母亲,说不出来为什么,总之电影里、学校里也都经常这么鼓吹;恨的理由就比爱的理由更多更充分了,比如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不能像自己的父亲那么能赚钱?为什么把自己,养这么大了,竟什么技能也没传授给自己?为什么周围的人总是嘲笑自己是一个无用的家伙,而母亲竟无动于衷?为什么总是把自己当孩子一样?为什么在自己玩耍的时候出现,并勒令自己停止?为什么......够了,阿秋想想这些都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他觉得正义的力量似乎立刻跑到了自己身边。可是阿秋并不是先天性智商缺陷,恰恰相反,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会耍小聪明的人。记得有一次撒谎问母亲要钱去买中日对照词典,其实是去游乐消遣。一想到这件事,阿秋就来火,为什么自己的母亲竟是如此的愚钝不堪(阿秋的母亲肯定不会记错他早就不上学了)。
 
阿秋被周围的人怂恿外出打工,说不定能闯出一片天地,整天待在家里肯定无法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理想的人,这比任何人的夸耀都来的更有动力。晚饭间,他把这些简简单单地通知了自己的母亲,他的母亲眼球里塞满了泪水,听完之后选择拒绝她这个“有理想”的儿子所提出的要求。十八岁的你,是否和阿秋一样坚信世界上最令人厌烦的就是那个整天唠唠叨叨的父母呢?甩掉手中的筷子,推开自己的母亲,阿秋一边嘀嘀咕咕骂骂咧咧,一边冲出了房间,径直走出了大门。他的母亲知道自己儿子是一时冲动,等平静了自然还是要回家了,这个家的大门永远都为阿秋而打开着。殊不知这时间竟会是如此的漫长。每一个父母是否曾经扣心自问过,世界上最不了解自己子女的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呢?
 
对外面的世界总是充满好奇,这让刚刚独自出来的阿秋即兴奋又忧虑,兴奋的是自己终于可以甩掉那个像祥林嫂一样没玩没了的母亲了,忧虑的是自己能做什么,如何做,从哪里开始做。他记得自己可以去工地找份临时活试试手脚,他自认为可以吃得了这种苦,因为别人能做到自己就同样可以。来到工地没干半天,趁着包工头不注意,随即从厕所翻墙头栽了出去。没站住脚跟,左脚一下子挺进了粪坑里。阿秋也顾不上这些,立刻跑掉了,边跑边骂骂咧咧:“这不是人干的活,这不是人干的活,这不是人干的活”。阿秋脑子一转,突然想到了自己可以去当保安,面试了几家,终于有一家工资最低的工厂愿意为他付薪水了。原因是看阿秋人高马大的样子,至少可以吓走小狗小猫之类的。阿秋坚持了一个星期就被开除了,长得肥肥胖胖的保安队长给出的理由是阿秋晚来早走,旷工未及时给出原因。阿秋想到自己可以去饭店做服务生,端盘子倒水这种小事还是没有问题的,转了近十家饭店,终于有一个看中了阿秋的身板结实,并同意愿意为他支付薪水,只要他能机械地完成每天安排的任务。阿秋小时候喜欢占小便宜,趁着老板不注意的时候,为顾客端菜的过程中偷吃盘中他觉得还不错的那份。被顾客多次投诉之后,这样阿秋又失业了。他低头走在大路上,思考了、愤怒了、憎恨了、厌恶了。思考自己是否应该回家,可是回家依然什么也做不了,想独立,不想被母亲“包养”;愤怒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毛病,为什么从小的时候也没有人好好教育自己,为什么别人都可以那么成功,而自己却一事无成;憎恨那些曾经开除自己的老板,同时也憎恨那些和自己一样却并没有被开除的人;厌恶自己的父母,厌恶父亲开车的马虎而丢掉了性命,厌恶母亲没什么本事。
 
阿秋要永远地离开,永远不回头,他发誓这辈子不会回去了,他坚信自己就算是做乞丐也不愿意回去了。
 
一别就是40年。阿秋换了无数个工作,如今为了维持生活他选择了用30年来捡垃圾、倒垃圾、收集各类垃圾。满头白发的阿秋已经长大了、变老了。一生未娶的他也不再埋怨任何人任何事,他喜欢着这份工作,他热爱着这份工作,他相信花掉自己半辈子来坚守的工作能让他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人生,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一年一度的春节又到了,可是阿秋内心到底在想什么,他难道没有想过自己的家?阿秋苍老了,他的心不再像年轻时候那样固执了,他知道自己离开的越久,就越不愿意回去,可是如果今年不回去,还会有来年吗?他警告自己必须回去看看,他回家了。
 
曾经记忆的地方已经面目全非了,可是曾经固执的画面却依然在眼前。打听了数日之后才得知自己父母的墓地在一个半山腰沟道旁边。儿时的画面历历在目,他不在是那么感性了,他挤不出来本该到来的泪水,走近了自己父母的坟墓,阿秋用毕生学来的本事将周围的落叶杂草树枝收拾的干干净净。他想了十几天的时间,决定为自己父母买点礼物。他选择了玫瑰花。于是他买了三朵玫瑰花,一朵送给父亲,一朵送给母亲,作为儿子给父母的“情人节”礼物。最后那朵留给自,这将是他一生所爱。
 
此文谨献给那些带领一个或多个玩世不恭孩子的家长们,您的不良教育方式与生活习惯将永远折磨着自己,除非您知道了如何改变,从挣扎中解放出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